1. 草头王先生首页
  2. 今日头条

00后抛弃KTV,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?

0后抛弃KTV,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?"

你有多久没去唱KTV了?

KTV真的凉了吗?

《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0年,受疫情等因素的叠加影响,KTV行业整体客流量下降了70%-80%。根据天眼查数据,截至2021年3月,我国现存的KTV注册企业为6.4万家,从2000年至今,已有多达4万家企业注销或吊销。

KTV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,但辉煌早已不再,尤其是经过疫情的阴影笼罩之后。前段时间,“为什么现在人们不再去KTV了”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,KTV再次回归到大众视线当中,勾起了80后、90后的青春回忆。

KTV早已退潮。眼下它是不是已经到了消亡的边缘?有意思的是,尽管KTV大行业“变冷”,仍有一批高端商务KTV们在“低调赚钱”,瞄准了商务客户群体,甚至能月入上千万元。

但是,昔日风靡一时、以年轻用户群体为主的量贩式KTV,正在盈利的边缘挣扎。它们缩减了规模、制定了差异化的定价体系,但吸引来的更多地是中老年消费“大军”。但这些KTV们,也宁愿放下身段,为他们提供服务,以维持自身的运转。但不管怎么说,00后的年轻人们“抛弃”KTV已成定局。

KTV在中国的三十余年

1988年,第一家卡拉OK在广州东方宾馆开业。今年已经是卡拉OK在中国的第三十三个年头,回望KTV在中国的发展起伏,令人唏嘘。

20世纪80年代上半期,改革开放在中国大陆全面展开后, 流行音乐迎来了发展的春天,为满足群众的演唱热潮,20世纪80年代末, 现代科技下的文化娱乐形式——卡拉OK在中国大陆出现。

在之后的十年,卡拉OK以广州、上海这样的开放城市为根据地,迅速出现在各大城市,一步步改变了当时人们的休闲生活。

最早的时候,去唱卡拉OK是一种奢侈的消费。

根据1995年的一份报道,中关村电脑公司的沈先生,在东四南大街的一家夜总会唱卡拉OK,结账时共消费了1314元——2听可口可乐76元,一瓶可赛矿泉水28元,一听啤酒45元,一壶红茶78元,一个果盘198元,外加15%的服务费以及包间费。

2听76元的可乐让人觉得魔幻,要知道,当时北京职工的月平均工资也只有679元左右。走高档路线的卡拉OK们不可避免地开始走下坡路,1995年4月,北京豪华歌舞厅的上座率普遍已不足4成。

就在这个节点,台湾量贩式卡拉OK品牌钱柜飘洋过海,进入大陆市场,第一次向大家普及了“量贩式”的概念。相较于传统KTV,“量贩式”强调的是薄利多销。

量贩式KTV的普及发展,进一步推广了KTV,一时间,各种顶着金柜、银柜的本土山寨KTV也竞相出现,在包厢里放声大唱不再是小部分人的权利,平价的量贩式KTV逐渐成了主流。

时间来到2015年的冬天,行业老大哥钱柜宣布关闭北京朝外店。这家曾经的京城KTV龙头,最巅峰时期一天收入能达到80万元以上,如今只剩下了惠新东桥最后一家门店。

曾经霸占许多人青春时光的KTV,一个转身就开始落魄了。

被老年人“占领”的量贩式KTV

时过境迁,2020年2月,北京K歌之王发布了“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”,表示公司效益大幅滑坡,资金压力过大,无力维持经营,公司将与全部200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。据了解,K歌之王位于北京市朝阳区,在其经营期间美团APP上显示的人均消费高达2044元。

让量贩式KTV走向落寞的,不止是疫情的影响。在此之前,它就已经逐渐失去了对年轻人们的吸引力。根据美团App消费数据,2021上半年,量贩式KTV中,“00后”的18-21岁年龄段的用户数同比下降了13.4%,消费额也同比下降了15.4%。

尽管爱好唱歌,但线下K歌,已经不再是年轻人的娱乐偏好。对于商场中的迷你KTV,几位年轻人也表示并不常去,“价格相对偏高了。”其中一位年轻的男性消费者则提出,线下KTV“房租成本太高,这个行业就跟房地产一样,房租成本降不下来,总会出现问题”。

一家高端商务KTV的领班张帅也认为,对于量贩式KTV而言,它自身需要支出的房租、员工、设备等成本不低,但酒水消费定价一般只有商务KTV的三分之一,“它面向的年轻人们多数没那么富裕,消费水平跟不上”。自然它也更容易入不敷出,出现经营上的危机。

一家位于北京的唱吧麦颂KTV店长说,因为不同时间段的差异化价格,周一到周五的下午,尤其是13点-15点之间,来的人多数都是周边的中老年人。

一群大叔、阿姨们唱着有时代感的歌曲,几个人手拉手一起跳着广场舞。下午时段小包间价格便宜,他们和来消费的年轻人不同,自己还随身带着酒水,在这里消磨的几个小时就显得更加实惠了。“店里虽然规定了客人不能自带酒水,但我们总不能拦着。”店长苦笑,“他们需要的时候,我们还要给倒水。”

年轻人们不再将KTV当成唯一的娱乐场所之后,中老年群体开始涌入KTV。

0后抛弃KTV,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?"

另一家量贩式KTV的员工也说,店里周一到周五的白天,基本都被大爷大妈们“占据”了,晚上才有20-30岁的年轻人光顾,中年人则很少来消费。该KTV里有20间包间,周一到周五的12点半到19点半,小包间3小时原价是69元,会员价则是59元。“为了便宜,常来消费的阿姨们也会选择办卡。”该员工表示。

尽管这些大龄顾客通常都自带酒水、几乎不在店内消费,盈利空间相当有限,但是为了不让包间空闲,几家KTV的运营者们都还是欢迎他们的。“他们的消费不足以支撑起KTV的运营成本,但反正包间闲着也是闲着,还不如拿出来让人消费。”

0后抛弃KTV,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?"

“商务KTV”,月入上千万?

但并不是所有的KTV都陷入了盈利困境。

KTV行业当中,有商务KTV和量贩式KTV之分。上海某商务KTV领班王俊说,“KTV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。行业整体衰落,但商务KTV依旧活得还可以。商务KTV中的消费,主要是商务应酬,受到行业影响不大。”

商务KTV中,还包括高端、低端和普通商务KTV。目前,王俊所在的KTV有80多个包厢,每个包厢空间有20平米左右。作为领班,他主要负责拓展客户资源。

量贩式KTV愁云惨淡时,商务KTV还在疯狂招聘。王俊的朋友圈每天都在发布相关的招人信息,其中包括经理、佳丽、公主等多个职位。其中“公主”要陪客户聊天、喝酒,而“佳丽”们则需要关注包厢动态,帮忙拿酒、点歌等。

“我们这种属于素场。所谓‘公主’只陪聊天喝酒,但能一场拿到800-1200元的小费。而且素场是有最低消费限制的,金额为1300元。如果顾客邀请几个女孩子,点些洋酒,大概一晚就能消费上万元。”王俊说,“这种商务KTV,一个场子就能养活很多人。”

张帅也表示,他所在的商务KTV位于安徽,但除了2020年因为疫情休息过一段时间外,一直都在营业,营业情况也不错。每间包房都在整晚不休地为KTV创造着利润。该商务KTV目前开房数量维持在100多间左右,正常情况下每晚基本都能满房,“一个月的营业额能达到1000多万元”。

不过,他也感慨说,相比于前几年而言,该KTV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赚钱了。“之前公司只占据了一栋楼的三层,有50多个包厢,每天开房可达到90间,等于全部翻房。现在公司拓展了规模,总共有90多个包厢,但开房状态只能到100间左右。”

记者发现,在这家商务KTV中,普通酒水如青岛纯生的价格定到60元/瓶,燕京啤酒60元/瓶,红瓶百威65元/瓶;高端酒水例如伏加特、轩尼诗XO等,价格最高可达到将近4000元一瓶。而不同的房间也都有最低消费,最低消费档次从1380元到3580元不等。

据张帅提供的一张照片显示,该KTV的某房间在今年7月的一天消费额高达24万元。“两三个包厢一天就能有近50万元的营业额了。”

此外,商务KTV还与普通量贩式KTV在管理方面有所不同。商务KTV中除了管理层、前台、保安、保洁等职位有固定的薪资之外,领班、少爷、公主等的报酬都是按照销售额的提点计算,提成最高能够达到55%-60%。

但他们都强调,商务KTV中没有涉黄、涉赌等非法经营的情况存在。

0后抛弃KTV,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?"

为何年轻人不爱去KTV了?

KTV行业的衰落,大约从五六年前就开始了。《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》显示,在2016年一年,传统KTV数量就减少了近60%。

也是2016年开始,迷你KTV出现,代替了传统KTV的社交属性,迎合年轻人们向往更私密社交空间的需求。但后期由于同质化竞争加剧、商业模式并未走通,迷你KTV如今也已衰落,只留下一地鸡毛。

“唱歌”这件事也早已被互联网企业搬到了线上。唱吧APP、全民K歌等在线K歌App的发展,让传统KTV市场也备受冲击。据《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》统计,在线K歌行业的月活跃设备数近2.2亿。

而当在线直播兴起,谁还需要去线下KTV唱歌?

同时,KTV的维护成本过高,房租、设施保养费等成本日渐飞涨,也在加速着传统KTV行业的衰退。

量贩式KTV的包间是老年人社交的“天堂”,却从年轻人团建、聚会的社交场景中逐渐消失。

“没意思”、“过时”是现在年轻人们对KTV最大的印象。无论是迷你KTV还是传统KTV,原本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社交需求和“练歌”的场所,但是更多社交方式的兴起,让年轻用户的目光转移到了“唱歌”以外更丰富的娱乐方式上。

以唱歌为主的社交方式不再受到欢迎,据《2020年轻人酒水消费洞察报告》数据显示,90后人群中10%有每日饮酒的习惯,静吧、小酒馆们替代了更多的夜间经济,年轻人成为了酒水消费的主力军。

线下社交游戏兴起,狼人杀、密室逃脱和剧本杀,注重沉浸式体验的娱乐活动也更受年轻人的追捧和喜爱。现在,部分传统KTV已经开始向剧本杀转型。

那个曾经属于KTV的黄金时代,终究还是一去不复返了。正如钱柜KTV上海店曾宣布停业时,韩寒发出的感叹:“知道一切终会变迁,没想到这么快与决绝。无论是冰冷的介质还是滚烫的情谊,回想起来,甚至都不记得哪一刻是最后的告别”。

信息来源:财经天下周刊、DT财经等

原创文章,微信公众号:草头王先生,如若转载,请务必注明出处:http://iapps.fun/3570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